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刀剑乱舞那个婶婶有毒第八章(1/1)

文/云光破影
刀剑乱舞那个婶婶有毒 | 本章字数:1422 刀剑乱舞那个婶婶有毒txt下载 | 刀剑乱舞那个婶婶有毒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长腿校花的呻吟、庄周有弦意、背靠神君好乘凉、雪夜、我大概还能活五年、豪门娇妻霍少请轻撩、大神求带躺、神医小毒妃:王爷,抱不能停、乌苏、神医农女欢乐多、快穿:她有特殊的逆袭方法、王妃请自重、

火焰升腾时很美。

死于火中的那个人,带着自己的张扬与骄傲,让历史留下了那抹火光。极美,但带来的却是纠缠到现在的梦魇。

“大将!”

初诞于世的付丧神并没有多大力量去撼动整个历史的走向,所以只能一次次的重复当时的无能为力,一遍遍看着那个人死在自己面前,用自己的利刃结束生命。即使是这样死去,还是尽力的去保护那把可能被烧毁的短刀啊。

药研沉默着看着他以前没有看到最后的事,史料可以骗人,但是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发生的一切不会因为史料而真的不存在。

所以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名为药研藤四郎的刀,织田信长用来结束生命的刀,在大火中因为魔王的庇佑而存留。

啊,那把刀,连刀柄都留在了魔王的身体里,被血肉保护着,终于没被烧毁。

信长公对他自己也毫不怜惜呢,药研藤四郎只是一把刀而已,不必如此的。

火光带着木材燃烧时的哔剥声,终于烧毁了魔王的一切。

畠山政长准备用随身携带珍爱多年的短刀切腹自尽时,却怎么也刺不穿腹部,一怒之下将他扔向屋子角落的药研,药研立即被刺穿。舍不得爱惜自己的主人死去,被视为忠诚之刀,即为药研藤四郎。

那你怎么舍得让他死去呢?

怎么舍得沾上他的血呢?

药研被本能寺那场大火烧的昏睡,再次醒来的时候世上已经没有织田信长这个人了。信长收集的刀剑也一个个成了别人的所有物。

时间最是无情,连织田信长这个人,都被时间冲刷的模糊不清,真实的不真的都在斑驳的史料里,凝成了后世人想象中的第六天魔王。

还有药研藤四郎这把刀,都不存在了。

如果不是他自行苏醒,审神者都没有药研藤四郎这个付丧神呢。

所以,

“宗三,你在发什么疯?”

被诸多审神者冠以“身高一米五,气场两米八”“药总”“腿田口家长”之类称呼的药研套着那身白大褂,戴着眼镜,总攻气场满点,从气场上完全俯视看上去像个弱受的宗三。

“又不是大将本人,你发什么疯。”

宗三只是按着胸口的烙印,异色瞳里带着偏执:“一定是他的。药研,你有感觉到的吧。”

如同落水之人乞求浮木,干旱之地渴求甘霖。

稍有不慎,便是万丈深渊。

宗三左文字是魔王留下烙印却只是用来观赏的刀,未能陪同他浴血战场。

药研藤四郎是备受信长喜爱最终却被他用来结束生命的刀,未能带他杀出血路。

他们两个人在织田组的地位很尴尬,笼中鸟,和,自尽刀。在本来就很混乱的织田组中依旧是特殊的存在,一个见证他离天下一步之遥的荣光,一个陪他走向末路。

因为这个,药研同织田组中其他人的关系不能说的上太好,宗三是个例外。

“我以为你说的是别人,毕竟笼中鸟什么的。”

信长的笼中鸟,太多了。

“我还没有高兴到让别人知道审神者有可能是信长本人的消息。”

宗三弯了弯眼,重新恢复了那副没骨头的样子,双眼里干干净净的只剩下喜悦,“谁让他们的感应太弱了呢。连信长都不记得。”

从审神者到来之后,日日夜夜躁动的心绪在得到最想要的结果后终于宁静,只是,药研面色一僵。

“想起来你放毒那件事了?”

宗三毫不留情的挑破了他面色突变的原因,“我还以为你会理智点的。”

“这只是失误。”

难得理亏的语气。

狼狈的像只被人抛弃的幼犬。

作为刀剑,伤害主人本就是无法容忍的事。更何况是伤害第二次,即使主人无恙,也不是能够宽恕自身的理由。

至于前几任审神者?

顶多算合作不愉快的上司。

药研和宗三的暗堕与前几任审神者说起来是没多大关系的,杀了他们,也不过是想让自己内心的歉疚有宣泄的出口。

如果审神者很好,他们是不介意将真实压抑在心底,恭敬的称他一声主上的,成为他手中利刃。

只是没有如果。

就如此世织田信长的消逝,归来了,也不能再用那个名字,改变名为织田信长的命运。


状态提示: 第八章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田园小针女》《神医三小姐:逆天魔妃》《何日再清春
(快捷键←)上一章:第七章 返回《刀剑乱舞那个婶婶有毒》目录最新章节读完了

推荐阅读田园小针女神医三小姐:逆天魔妃何日再清春山海隐于市那年夏天,栀子花开核平一班总裁大人要闪婚穿越之偷心刺客捡到一个太子妃我家植物敲可爱把云娇启禀陛下,娘娘又上战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