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执命棋027.命盘交错,执命难合(1/2)

文/容嫣
执命棋 | 本章字数:1870 执命棋txt下载 | 执命棋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宠娇妃、楼兰秘宫、暴兵就完事了、太阳拯救系统、沧安录、表弟总犯规、一世绝宠:冰棺里的召唤师、重生后我紧抱军长大腿、被大佬盯上的我、赶尸小道、大德云、阴婚绵绵:鬼夫找上门、

茶香袅袅,灯火莹莹。清瘦长须的周公坐在庙宇之中,不知同月老说到了什么有趣之事,直仰着头笑个不停。而一侧的月老亦是满脸笑意,频频点头。

我踌躇立于门畔,恍惚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就在我分神之时,庙宇中的笑声戛然而止。我听到月老似是低低叹了一句:“这丫头怎得又来了……”

听到这话,也知月老心下是有几分不待见我。可身往此处,却不是随我心意之事。我亦不知自己为何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月老庙中。

腕上突然一阵刺痛,我急急抬手,便瞧见有一道红光在手腕稍纵即逝。那突然出现的光却刺得我双眼一痛。

怔怔望着手腕,仿佛有火灼过一般。却听得月老又长叹了一声道:“既是来了,便坐吧……”

月老的叹息让我回过神来,笼了笼衣袖,我便上前朝着他二人拂了一礼。

“咦?”一侧的周公徐徐摸了摸胡须,轻啧一句:“数日不见,这丫头倒是颇懂些礼数了。”

周公语调轻盈,似是并不知晓这些时日来的变数。倒有几分故人相见的熟稔:“今儿怎么有空来月老这里?难道又要让月老替你系上一根红线不成?”

闻听此言,我低下头,唇角溢出一丝苦笑。腕上余留的刺痛感提醒着我,我曾经渴求的那条红线,如今已经系在了旁人身上。而纵然灵华君坐在我身旁,我却觉得像是隔了人仙两界那般遥远。

“你莫在取笑她了。”月老的神色略有些沉重,将周公面前的茶盏填满,他继而又道:“这丫头的红线已是系在旁人身上了。并非所求之人,已够她受得了……”

听到月老这般说,周公显得十分惊诧,又转而打量了我半晌之后,才略有疑惑地看向月老:“可是因得她占了这副身子的缘故?”

月老没再多言,只重重点了点头。

不料周公却将手中羽扇重重一拍:“这算什么事!岂不是胡闹?”

说话间周公很有些愤愤然的模样,似乎对月老这根红线系得十分不满。他欲起身急急分辨些什么,却被月老拦下。

“此事不宜多言。”月老瞧着周公,慢吞吞地道了这么一句。周公的怒意仿佛瞬间被卸去,只得颓然坐回原位,不再言语。

我站在原地,怔怔望着他二人,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却见月老朝我招了招手:“来坐。”

缓缓行上前,在桌前落座。月老便将一盏茶推到了我面前。身侧的周公“呼哧呼哧”喘了半晌闷气之后,才长长舒了一口气,翁声道:“这倒叫我想起旧日场景来,那时,绵蛮仙子也喜欢来此处,起先缠着月老要……”

“咳……”月老急急咳了几声,便恶狠狠地朝着周公瞪了一眼。

我从未见过月老这般模样,他一贯和颜悦色,可方才那眼神,堪堪是将我吓了一跳。显然周公也是怕了,那后半句话生生哽在他的喉中,没能再吐出半句。

可这么一来,我倒是如坐针毡。听周公语中之意,绵蛮仙子似乎也时常到月老庙来。难道也是缠着月老要系上一根红线吗?

不……不会……

我暗暗否定,谁不知道九重天上灵华君爱她爱得深沉,为了搭救绵蛮仙子,灵华君自个儿也差点毁了道行,虽捡回一条命来,却赔上了一双眼睛。万年来不见丝毫笑意,心心念念地只有那位仙子。

这样的姻缘早已是天命注定,何须再系……若要道一句可惜,那便只是不能长相厮守了。

盯着眼前的茶盏,我皱眉思虑的深沉,却听得月老低声道:“时辰到了,你且先回去吧……”

猝然惊醒时,却发现自己仍在缓缓行进的马车上。绵蛮正倚着灵华君的肩头浅睡,而灵华君正襟危坐,长长的眼帘低垂,似乎也在小憩。眼前二人端的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我不难想象出,昔日在九重天上,或许绵蛮仙子就是这般依偎着灵华君,二人在天府宫的花亭中,想必也是如此相伴,看着再生桃花开花落吧……

一想到这幕,我的心便如同被一片片撕裂开一样,眼中也不免噙上一层泪来。

就在此时,灵华君突然睁开眼,那略带凌厉的视线与我目光相交的一瞬,仿似差点将我的魂魄拘了去。

我急急移开视线,只愿灵华君未曾看到我眼中的泪水。

然而灵华君什么都没有说,却只是定定地看着我,那目光仿佛要将我看个透彻,要看到内里去一般。

他那样的目光叫我心慌,我不知如何自处,只得低咳了几声,掩饰尴尬。

“绵蛮失仪,还望公子恕罪。”倚在灵华君肩上的绵蛮缓缓转醒,瞧见自个儿倚在灵华君肩上,便急急起身告罪。

灵华君抬手将绵蛮拉回,看着她温柔应道:“不妨事,离了嵌花楼,无须诸多礼数。”

绵蛮含笑,盈盈起身。可她与灵华君的手指却久久交缠在一处,不肯松开。

我心口憋闷得像是要喘不上气来,亦是不愿再多看一眼,抬手撩了车帘便朝着窗外叫道:“子戟,停车!”

子戟不知发生了什么,许是只觉得我嚷得急促,急忙喝停了马车,驱驾迎上:“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还未等他说完,我早已从马车上一跃而下。不管不顾地在路边溜达起来:“没什么,就是坐车久了头晕得厉害,想下车透透气。”

一旁的流风闻听,急急下了马行至我身前,从袖笼中取出一个药**,递了一粒褐色的丹药给我

状态提示: 027.命盘交错,执命难合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026.命盘交错,执命难合 返回《执命棋》目录下一页:027.命盘交错,执命难合(1/2)(快捷键→)

推荐阅读从雄兵连开始我的孢子分身虫族是怎样炼成的系统建设指南逆乱诸天轰杀诸天诸天最强基因枕边独宠:总裁娇妻太抢手惊魂钟刀叩诸天美漫最强职业电影世界私人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