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错乱的革命之轴脑中地狱第二百九十九章 再见,父亲,保重(1/3)

文/群兔杀鹰
错乱的革命之轴脑中地狱 | 本章字数:1887 错乱的革命之轴脑中地狱txt下载 | 错乱的革命之轴脑中地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大风歌、龙吟水泊、战国第一纨绔、暗改江山、也说穿三国、我当太子那些年、北国王者、民国岁月1913、明传万里、龙旗震苍穹、一世富贵、超级妖孽兵王、

“马克!”大概还没有明白形势是怎么回事,汤腾凯惊讶地转头,冲我大声嚷嚷,“你在干什么!”

“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我平静地回答,“你妨碍到我了,汤腾凯同志。我不希望,这条时空线上,我最后一个杀的人,是你。”

“你疯了吗?什么时空线,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汤腾凯摘下墨镜,也不管面前的尤里了,回过头对我怒吼,“尤里在骗你!”

“你什么都不懂!”我也同样暴跳如雷,“再等半个小时,一个没有缺憾的未来,就要降临了!”

“原来如此……是个心灵屏蔽者,所以才会觉得,你是被我洗脑了?”尤里带着一脸玩味的笑容,“没关系。毕竟,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理解,时间机器有多重要。”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的视线不敢对上汤腾凯的,因为我知道,一旦启动了这台机器……在新的时间线,我将和这个为数不多勉强可以称为“朋友”的人,形同陌路。

唯一的例外可能是达夏……但想到那段记忆,和脚下僵硬的尸体……算了,我对此毫无怀念之情。

“我明白了,”汤腾凯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指挥官同志……你觉得,只要用了时间机器,就可以创造让自己满意的新世界了?”

“这是毫无疑问的,”我平静地回答道,“只要我们能够修正以前的过错,新的世界只会更好。”

“愚蠢!”汤腾凯突然激动地大吼,“过去二十年的光阴,在你眼里,就是一段要修改的错误?”

“毋庸置疑,”我仍然无比平静,“我要做的事……太多了。”

“无论换做任何人,他们都应该希望……自己可以改变过去的失误吧……现在,一个阻止这一切的机会在我眼前,我不太想放弃。”

汤腾凯的枪口依然指着尤里。

“如果我不愿意呢?”他一改嬉皮笑脸的作风,冷冷地说,“指挥官同志,你不明白。犯了错就穿梭回去改掉,这是逃避的借口!”

“我没觉得,”我把枪口顶在汤腾凯的额头上,“改正过去的错误,营造完美的今天乃至未来,这难道不是人人都梦寐以求的吗!”

“拥有时间机器,不代表你就可以是完美的!”汤腾凯怒吼着反驳道,“如果你只会一遍遍修改过去的‘失误’,而不懂得珍惜眼前的一切,假以时日,终究还是会产生悲剧的!对你而言,都无所谓的吗!你没有意识到,看似不堪回首的人生旅途上,并非一无所获!”

父亲的胸膛快速的起伏着。我可以感觉到,刚才那种心灵辐射光波已经瞄准了汤腾凯,即将发射。

“杀了他,孩子,”父亲平静地对我下令,“他要阻止我们。”

“来吧,指挥官同志。在这世界上,有三个人想杀我,我是不会怨言的错误,”汤腾凯背对尤里,张开手臂,“一个是外公,一个是谭维惠同志,还有一个就是你。当然,就算犯了错误,回头你也可以改正过来。对吧?以后犯一次错误就回去把它改正了,‘珍惜’这个词,就不需要存在于词典中了。”

尤里的脸本来就很白。现在也许是因为震惊的关系,变得更加惨白了。但很快,他就恢复了平静。

“好吧,汤腾凯中校。任凭你现在说得再多,就结局而言,也不会有什么关系了,”尤里露出一丝嘲讽的微笑,柔和地说,“即使你是对的。然而对你,对我,对马克耶布卡同志来说,好像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了。无论现在,你手里有没有拿枪,这个距离,都只有你死这个结局。不要担心,二十分钟之后,我会替马克把你复活的……”

“恐怕不会,”我说,“我改变主意了……尤里。随便修改的记忆里,没有甜蜜,也没有珍惜。”

我轻轻推开汤腾凯,枪口对准尤里的方向。刚才改口的时候,我再次看到,尤里眼中慌乱的神色。

“这就是……我做的决定……尤里,我的父亲,”我压低声音,确保汤腾凯听不见我说的话,“有什么话,去向那些先贤,还有母亲说吧……如果你真心想忏悔的话。”

一道夹杂着强大电磁波的蓝光由远及近,划过了只有应急灯照亮的黑暗房间,就好像耀眼的阳光从门外射进来。这道光摧毁所有电子设备的同时,击中了尤里头上的心灵控制支架。从支架到连入大脑的电线,全在电磁波攻击下报废了。

我看到尤里颤抖着举起了一只手,我也集中了所有的注意力,眼中再次出现血红色的钥匙图案。两声尽己所能最高分贝的,注入各自期望的叫声,在黑暗中同时响起:

“我就是人类的意志!”

“看一粒沙中的世界!”

随着大炮一般的巨响声,紫色和血红色的能量波从我们的身体里喷涌而出。就在我们刚才踩过的生死圈的中心,能量波撞在了一起。

我看到自己发出的血红色的能量波,压倒了尤里紫色的能量。我看到了尤里头上的支架高高飞起,在应急灯的映衬下,划过黑暗的天花板,就像被斩下后扔出的人头。

像一个普通的战士一样,尤里死了,而且毫无抵抗与挣扎。尤里的身体直挺挺地向后坠落,没有闭上的眼睛里空洞无光,脸色更是比被放干了血的尸体更加惨白黯淡。

尤里死了。被他的儿子,他最后的亲人,马克耶布卡,杀死了。而杀人手法,和他曾经用于杀死他的父亲斯大林的方法,如出一辙。

讽刺的

状态提示: 第二百九十九章 再见,父亲,保重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第二百九十八章 这不是我要的真相 六 返回《错乱的革命之轴脑中地狱》目录下一页:第二百九十九章 再见,父亲,保重(1/3)(快捷键→)

推荐阅读从课本走向历史铁甲骑兵隋炀也是帝江山美人之星月传奇路中悍鬼袁长水神背后的妹砸獒唐牧野英雄传明虎白圭的商业帝国天梯传说唐末昭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