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阴阳媒人第十二章 人皮煞(上)(1/2)

文/南明离火
阴阳媒人 | 本章字数:1863 阴阳媒人txt下载 | 阴阳媒人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于位面中穿梭、豪门强宠:首席大人,轻轻吻、萌妻甜蜜蜜:总裁老公宠上瘾、娇妻如火:首席慢慢抱、鬼灵魔法师、异界零食铺、极限战境、金达莱花开满山岗、闪婚厚爱:霸道总裁狠狠亲、苏沫儿的重生记事、绝色丞相太倾城、快穿还是修仙、

从杀人坝回来,我躺床上睡了两天,一家人年也没过好,迷迷糊糊中,听见妈和大姐在哭。

初二早上,我被爹拽下床拉到爷爷奶奶相片前下跪,爹说跪到晌午不准吃饭,饿两顿才会长出记性,随后他出门了。

爹没文化,讲不出大道理,但小时偷针长大偷金的道理他懂,杀人坝的事在他眼里,已经发展挖坟偷尸的程度,这比偷金还要严重许多倍。

晌午,妈心疼我,端了碗面让我吃,我怕爹回来生气,索性跪着吃。

我问妈头两天的事,她跟我唠叨了半天,谁也没料到,救我的人居然是妈,那晚我出门后,妈觉得右眼皮跳,都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她担心我闯祸事,特意找师父说了这事儿,当时师父掐了一卦,叫了声不好便去找魏爷。

后来,七八个人找了十几里路,最后在杀人坝把我捡回去,妈说,我差点让人给打死,幸好当时魏爷带了打药,我才捡回一条命。

我问妈见着络腮胡没有,妈一脸茫然,她讲没瞧见其它人,只有我和一个女娃子。我赶紧问女娃杂样了,妈伸出手指头戳我脑袋,说尽会闯祸,女娃现在人没死,师父魏爷都在那面帮忙,等他们处理完回头铁定收拾我。

我笑了两声,收拾就收拾呗,人活着比啥都强,我多跪会儿也不会少块肉…;…;

下午,家里来了个庄稼汉子,自称石子坳来的,他说廖师父找我过去一趟,我问他啥事儿他没讲,说去了就知道。

不知为何,我心头狂跳不止。

半路上,我同汉子扯闲话,汉子讲请我去的那家人姓杨,在石子坳搞网箱养鱼,他家闺女在县城读书,叫杨雪梅,女娃年前去学校拿东西,回来的时候人晕在杀人坝,抬回来没多久就断气了。

又是杀人坝。

我猜杨雪梅的“死”,十有八九和徐三有关系,还过那晚她已活转来,徐三也跑了,按理说事儿应当了了,为啥师父魏爷还在杨家,而且专程叫我过去?

事情,远比我想的复杂。

按习俗,初二走亲戚,家家户户正当热闹,杨家却是少有的凝重,除了杨雪梅爹妈和来看她的几个后生,亲戚朋友未见一个,不过这也怪不了他们,农村消息传得快,杀人坝的事全石子坳都知道,大过年的,谁也不想去触霉头。

人围在院坝里,杨雪梅躺床板上。

师父点上火盆,用黄纸写上生辰八字,撕成小人儿模样放在火盆旁,随后他用菖蒲、艾草编成的草扎,围着床板转圈。

看架势,他在“把冲”。

农村人认为中邪是犯了冲,犯冲的人要找煞根,若是无法言语,就由做法事的人来把脉,查查是冲了哪里,冲了谁,这样才好对症下药。

转完圈,师父引火点上草扎,掐诀念咒熏小人儿,我瞧他变换了四五个手诀,咒文音律也有变化。

熏了约莫半柱香,他手上冷不丁一抖,“噗”的撒出一篷火星子,写八字的黄纸是极普通纸张,见火就能着,但是奇了,火星非但没烧着小人儿,连洞都没有烫出一个。

师父脸色稍变,定定神,围着小人儿踏起步罡。

道士作法,分思、诀、罡三步,存思是必须的,通常少不了,用不用掐诀视情况而定,但若掐诀同时还要配合踏步罡,说明事态比较严重。

那时我还不懂步罡,只知道师父踏出的每一步,都十分艰难,寒冬腊月的天,师父额头上密密一层汗水。

踏了十来步,他手一抖再次撒出火星,火星立即在小人儿身上烧出孔,这次貌似没问题。

围观的人刚松口气,意外出现。

小人儿立了起来。

像是被风托起,轻飘飘立在地上,围观的人发出哄声,杨雪梅的爹妈开始坐立不安,几个后生交头接耳几句,随后悄悄开溜。

纸人儿上的火星从内往外烧,烧穿头胸腹三个部位,留下一圈人形轮廓,随后无端端熄灭。

师父脸色阴沉,杨家人赶紧上来送毛巾,借机问啥情况,师父没搭话,擦了把脸瞧见我也在,招手示意同他进屋说话。

我心里七上八下,怕师父会责骂,进屋后远远站着。

师父没提杀人坝的事,让我细说那晚的情形,我当着杨家人的面,把事情前因后果讲了一遍,师父听得仔细,讲到被风拽走的时候,他捏紧拳头眉头紧锁。

杨家人更是不安,杨雪梅爹使个眼色,她妈进屋取了两张大团结,也不讲帮忙救人的话,只说是孝敬道长,添些香火钱积德。师父拒绝收钱,他说事情由他徒弟起,他自已也有责任,雪梅的事他会想办法,不过今天来得急,回头准备好东西明天再来。

我简直无地自容,恨不得扇自已两耳光,惹了事不说,还让师父来擦屁股。

师父越是不罚我,我越觉得心有愧疚。

回去路上,师父心事重重,魏爷多少懂点行,问他是不是有麻烦,师父叹气说:“徐三虽说跑了,但他招来的东西不好惹,那人认定杨雪梅是媳妇,想送走怕是有困难。”

魏爷惊道:“不是还没办礼么?一没人作媒,二没结婚证,杂个会缠到不放?”

师父叹气:“按规举不应该,但刚才替雪梅把冲,发现那人怨气重的很,有可能是凶死的,凶主执念很深,跟他讲理杂讲的通?”

魏爷瞧了瞧我,有点担心:“壹娃不会有事嘛?”

师父扭头瞧我,我缩缩脖子不敢对眼,师父摇头说:“小壹是灵媒,抢

状态提示: 第十二章 人皮煞(上)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第十一章 救人 返回《阴阳媒人》目录下一页:第十二章 人皮煞(上)(1/2)(快捷键→)

推荐阅读快穿:女配,冷静点最终任务驱鬼小法师王者荣耀之一念成神崩坏三之终焉降临古代农家的家长里短瑾成毓秀年先生,慢慢喜欢你杀死那只小僵尸诡案迷情乱世之锦绣人生心甘秦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