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浮生为息第十四章 以爱的名义(1/1)

文/清歌
浮生为息 | 本章字数:1637 浮生为息txt下载 | 浮生为息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请把书包还给我、王爷,放我一马、他似朝阳、精英仙妻:总裁老公宠上天、先婚后爱:轻狂老公放开我、飘渺烽烟、会有那么一天、不听话的王妃活不过三年、他的小吃货、报告总裁,夫人要上天、槐夏记事、萌宝神助攻:妈咪休想逃!、

欢愉的时光总是那么容易过去,子息准备整理一下东西然后就离开,他却发现他竟然没有什么东西好整理的,他苦笑,原来自己什么都没能留在身边。子息向子寿告别,也告别他的过去。曾经的年少轻狂已然灰飞烟灭,而他身上的担子并没有因此减少分毫。

子寿原以为子息会变着法儿留下来,没想到子息却说要离开,这让他感到很意外。他知道他是希望子息留下的,但是他也很清楚,在他决定出家远离尘世起,他和子息就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他亏欠这个弟弟的已经很多,不知道何日还能让他偿还这一切。

“哥,只要有时间我一定来看你,你不准再换地方了!”面对子寿,子息总是免不了要撒撒娇。子寿只是点头,他会一直在这里,看着他的兄弟认真的活着,好好活着。

已经到了门口,子息最后看了看这个给了他温暖的地方,准备离开,却看见弥清急匆匆的朝这里而来。

“子息少爷,将军想要见你。”弥清上气不接下气,直直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子息轻笑道:“他要见我我就跟你走么,我早就说过了,我们之间毫无关系,你还是走吧!”

“将军受了重伤,若非如此我又怎会来找你。看本书请到 ”弥清不是一个会说谎的人,祁昂定然是出了大事儿。子息心中一揪,脸上却丝毫没有表情,“我又不是神医,你来找我有何用?”

弥清见此,跪了下来:“子息少爷,你知道将军一心都在你身上,如果他看不到你要如何活下去,如果你认为这样还不够,我弥清可以抵上我的命。”

“哈哈——一心都在我身上,弥清,这样的话你也相信?”子息笑着,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这样的震动中不住的颤抖。

“我相信!”子息停住笑,意味深长的看着弥清,道:“好,我就跟你走一趟。但这仅仅是因为你的缘故,和他无关。”

“只要你肯跟我去,一切都无所谓!”

说完,子息对子寿说了几句话,就随着弥清离开了。

大帐中,祁昂胸口包扎起来的地方不断的渗出血,看伤口应该是被利器所伤。这时,子息随弥清进到里面,看到毫无生气的祁昂,他心中疼痛却不愿示弱。走到床头,祁昂往日红润的嘴唇已是苍白。床边还放着一碗药。

“怎么不喂药?”子息有些恼火。

“我们说了好几次了,可是将军就是不喝,说是要等子息过来。”子息听着这样的话,已然动容。

他拿起药碗,喊着祁昂的名字,祁昂睁开眼睛,确定坐在他身边端着药碗的就是子息,顾不得自己的伤,一把抱住子息,大量的血因为这个动作而从伤口流出。

“子息,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原谅我的!”

子息并没有躲开祁昂,而祁昂则忽然觉得自己太过鲁莽,收回了手。子息将药碗伸到祁昂的嘴边,“我只是不想你就这么死了。”又是淡淡的言语,祁昂疲惫的闭上眼睛,一滴药都不想喝,他说道:“既然你不能原谅我,何必救我,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既然他不喝,子息也不勉强,他将药放在一边,而后说道:“死对你来说真是容易啊!可这天下有多少人像活下去却没有人给他们机会。你却轻易的说要去死,这是多么可悲又可笑的事。”

“如果你不原谅我,我情愿一死,也好过日日夜夜撕心裂肺的痛。”

子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似乎要将自己心中的气都释放出来,“你又何必呢,我能原谅你,可我们却没有未来。”

“只要你能留在我身边,我们就还有希望。我从没想过放弃你,如果你爱我,也不要这么轻易的放弃我,好么?”

“那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最残忍的话确实最真实的现实,如果爱不能被信任,他还能期望什么。

“因为我爱你,爱到深入骨髓,爱到忽略我所有的一切,子息,别再离开我——”每说一句祁昂就靠近子息一点,直到两人的鼻尖靠在一起。子息回过头去,祁昂掰正过来,“为什么总是不相信我,为什么不相信我会用我的生命去爱你,为什么我给不了你想要的温暖。”

子息抬头,叹一口气,“你把所有都给我了,可我们之间与生俱来的距离是无法逾越的,我和你注定没有未来。”

“是你说的,只要能相守一天也是快乐的,我努力的留住我们的爱,子息,你真的忍心毁了这一切么?”

“可是——”没等他说完,子息的唇就被祁昂掠夺了,不在意呆住的军医,祁昂只想用这种方法留住子息。

子息的脸在这样的长吻中涨红,祁昂希望这个吻可以有一生的长度,那样他和子息就永远分不开了。


状态提示: 第十四章 以爱的名义
本章阅读结束,请阅读下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第十三章 重拾的亲情 返回《浮生为息》目录下一章:第十五章 无言相对欢(快捷键→)

推荐阅读医品太子妃我的道侣是军爷甜妻撩人:莫少超给力快穿之系统总是在坑我龙女飘飘逆袭妖仙:您的蛇姬要渡劫重回八零撩夫忙二次元世界大穿梭嫡福嫡女难逑名门贵妾一路向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