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明末火器称王第316章 抵达宝岛

文/顽城
明末火器称王 | 本章字数:3392 明末火器称王txt下载 | 明末火器称王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重炮狙击、一世富贵、群雄逐鹿之南方王、单兵为王、偷天改宋、调教大宋、抗日之铁血兵魂、新特工学生、甲午崛起、超级兵王、逍遥小书生、最后的匈人、

船队离开了靖海港,在海面上缓缓变阵,列做了3条纵队。广西兵船和澳门帆船在前,丁氏的船只在后,黄金牛角号等几条小帆船则在左右两翼担任哨探。浩浩荡荡,向正东方向驶去。

背后的广东海岸越来越远,那些山峦地势为水雾所萦绕着,逐渐化作一片苍灰色的轮廓。随着时间的延续,那片轮廓终于缓缓浸入海平面,犹如一道轻薄的幕布。

到了傍晚时分,大陆海岸只剩下了缥缈的一线。

……

第二日,一切陆地的痕迹都消失了,四周皆为无尽的大海。

船队已经驶入了深海,海浪之汹涌远非此前近海可比。放眼望去,大海上白线如织,四处绽起七八尺高的大浪。数千石的大船亦如小舟般摇曳,船艏一次次撞在浪头上,海水就顺着倾斜的甲板泊泊淌下。

漂泊在这样的大海上,纵然是一百多条的船结队前行,仍能感觉到孤独、惶恐,还有对人世苍茫之感悟。

站起身来,放眼望着苍穹之下千倾波涛,亿万白花。坐在甲板上,耳边萦绕着船板的咯咯作响声,还有船帆打在桅杆上的啪啪声,还有绷紧的缆绳被风吹的呜呜声,水手们却很少说话。

……

第三日,一群鲸鱼游进了船队。

它们身上长满了青色的斑点,鳍和尾巴都有些残缺的疤痕,好像曾被撕咬过。一共是六条,最大的有七丈长。它们从左向右横穿了船队,引起了广西士兵们的一阵阵欢呼和尖叫。金士麒对身边的少年亲兵们说:“大家仔细观察。待会儿这些大鱼要喷水呢!”但等了足足一刻钟,鲸鱼也没喷。金士麒很扫兴,就下令回旋炮开了两炮,它们就悠哉悠哉地潜入大海。

……

第四日。风向转为东北,这对航行有些不利。

根据澳门葡人提供的海图显示,澎湖与靖海位于相同的纬度上,只要盯着罗盘一路向东就能抵达澎湖。这说起来容易。但大海上没有经纬线,没有参照物,再加上海水在不停流动,海风也在变化。虽说是向东航行,但每天都会有数里、数十里的偏差,几天下来就相差很远了。因此航行者们要不断地上观星空、下探海水深浅和泥沙色泽,不断校正方向摸索着前进。

……

第五日,此处的海水竟是黑色的。

远处的海面仍是通蓝一片,但趴在船舷上往下去。近处的海水却一片漆黑。深邃如夜。久久凝望之。甚至有一种要坠入其中的错觉,让人心头发冷双腿微颤。金士麒命水手放了石坠下去,不过百尺就探及海底。打上一罐海水也是清澈通透。真是让人惊奇。

于是有士兵传言:金将军前日向大海鱼开炮,激怒了某某神灵。这谣言传了一阵子。直到有两个家伙被打了棍子才消停。

……

第六日,风更大了,卷起的浪花甚至冲上了宁远号的船舷。

从上午开始就不停地有船只损坏,随后有些船被大风吹离了船队。金士麒下令放缓速度,收拢队形。到了下午时,几条失踪的船只都先后返回了船队。

傍晚时,锦州号与一条丁氏海船相撞。锦州号状况尚好,但那条丁氏海船却很快倾覆了。随船的三十多个水手和十几个水兵转瞬之间就被大浪吞噬,无人幸存。

……

第七日,终于望见了澎湖。

澎湖是东南海防之要地。本朝初期,澎湖岛上就设有一处巡检所。前几年荷兰红毛曾经一度进犯澎湖,还奴役当地百姓建造了一座城堡,后被福建明军渡海收复。此后澎湖长期驻扎了一支千人规模的营兵,由一名游击将军统领。

金士麒从靖海时,对外宣布是“奉旨前往澎湖一带巡视”,但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想在澎湖上岸。因为澎湖历来是福建海贼出没之地,甚至传言澎湖驻军与海贼、与荷兰人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金士麒可不想给找麻烦。再加上他船队物资给养充沛,人员士气也正高涨,正可以一鼓作气进抵台湾。

因此这澎湖岛只是他路上的“航标点”。台湾大员就位于澎湖的正东南方向。

……

第八日,澎湖已经看不见了。正午时,正东方向竟出现了两条小船,但它们立刻就向南逃走了。风仍然很大,下午时又先后沉了两条货运船,这次有半数的水手和水兵获救。

……

第九日,风小了,风向逐渐转为正东。

中午时分开始下雨,没多久竟有无数的小鱼摔落在甲板上。鱼长不足一尺,浑身长满银鳞,鱼鳍和尾巴上都闪烁着红色荧光,蹦蹦跳跳地很鲜活。诸船人等皆不识得,中军参随楚陆祥称此乃吉兆,金士麒亦深以为然。没多久,各船上就飘起了一阵阵香气,原来是丁氏船队的广东水手将鱼煮炒烹炸。

入夜时分,宁远号上有两具尸首被抛入大海。他们正是前几日被打了军棍的两个可怜虫,因为伤口感染没能挺下来。

残酷吗?也许吧。从出海到现在,各种名目的死亡已经过百。

……

第十日,正午时分,东边的海天之间突然呈现出一抹翠绿的轮廓,在明媚阳光照耀下如一拢锦缎般清晰油亮。

那正是台湾。

金士麒沐浴更衣,在日志上端正地记下“天启七年十一月十四”的日子。

……

航程还未结束。

由于风向和海流的影响,广西军船队早已偏航了。于是两队小船被派了出去,分别向南、北沿着海岸线寻找荷兰城堡所在的“大员”。而金士麒只能陪着近百条的大船队,百无聊赖地漂在这不知所在的大海上,望着数里之遥的台湾岛默默发呆。

即便是许久之后。他仍然有些不敢相信,远处的那一片绿色海岸就是台湾。放眼望去一片片苍翠的山林,雨林参天藤蔓如织,更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山峦。天空中有成群的海鸟在盘旋,隔着数里仍然能嗅到一股的淡淡的森林中的腥气。

这一切都真真切切。台湾,就像是一朵硕,生机盎然地浮在不远处的大海上。

“哥。你在看什么?”姚孟阳悄声来到他身后。

“银子。”金士麒淡淡地说。

台湾,比想象中的更近一些。但胜利,却比想象的更遥远。

等到两天,金士麒实在耐不住寂寞了,就想带上人上岸去探索一番,摘几个野果抓几个野人什么的。但就在他准备动身时,此前探路的哨船回来了。

那几条小船从北边回来,领队的彭把总带回了“两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第一个好消息,“大员”找到了。在北边30多里处。那边的地形与此前荷兰俘虏供述的完全一致。是一串沙洲环绕的海湾。荷兰人的城堡就建在最大的一座沙洲上。那附近还有几个土著村落。

第二个好消息。那海湾里只有几条小杂船、小舢板,没有什么像样的大船,无法对咱广西军造成威胁。而且除了那座城堡之外。海岸就再无防御工事。

最后是坏消息。由于荷兰红毛的城堡位于沙洲的内海岸,按照原本的计划。广西军的船队须驶入海湾,绕到后面去攻击它。但现场侦察发现,那些沙洲小岛之间的航道狭窄曲折,海水中坚石堆积,暗礁盘结,着实不易通行!这几日风浪又大,彭把总率领的两条小帆船试探了几次,最终也没敢贸然驶入。

情况有些麻烦呢。

金士麒忙召集相关人等到宁远号上商讨对策。

监军张国维先是不解地问:大员乃是红毛贼和海盗们的久居之地,凭什么他们的船能自由出入,我们就进出不得?更何况金将军在澳门俘虏了那么多红毛贼,已经拷问出了详尽的大员地图,上面清清楚楚地标注了航道……喏喏,就是这两座小岛的中间,过几日等潮水涨了,你们大胆地冲进去就是!

面对张国维的质疑,别人都不敢应声。金士麒只能亲自解释:咱操舟行船,最怕的就是这种沙洲包围的港口。下有暗礁险滩,上有水流激浪,比大海中的狂风大浪更凶险。据不完全统计,海难中有七成都发生于和入港的阶段,更何况这种蛮荒地带的陌生海港。咱们这次是以绝对优势大军压境,万事应以稳妥为策……

这些话若是由别人说出来,张国维是肯定不信的。但金士麒的话却让人不得不信,听得张国维不停地点头。

张国维点够了头,又开动脑筋想了想,他眼睛就猛然一亮。他指着地图问:“哎,咱大军何不直接在外海岸登陆?再穿越沙洲从陆地上攻击那城堡,岂不爽哉?”

“爽哉爽哉!这主意吖乜错。”金士麒学着广东腔赞许了几句,随后就解释说:外海岸水浅礁多,船队只能泊在几里之外的海里,要用小船穿越大浪把兵士马匹粮草运上岸,每天只能折腾一两个批次。那效率太低了,恐怕难以迅速形成战斗力。

见监军大人的态度很虚心,金士麒又笑mī_mī地补充说:那红毛贼据守坚城,此战难以速决,双方必定要有一番攻守对峙。而那沙洲上一马平川,没有可依托的防御地形,如果遭到偷袭则后果难料。咱船队离岸又远,也无法提供支援。所以从外海岸登陆……虽然看起来挺爽,却犯了兵家大忌啊。

张国维沉重地点点头,却皱着眉头瞥了他一眼,“金将军,当前这窘境,你以前没料到吗?”

“出乎我意料啊。”金士麒笑着说,“这战场就像烟云雾霭一般,本就变化莫测,我等凡夫愚汉又岂能样样都算中?现在这情形咱只能多派人手,在那附近详尽探查一番,定能找到对策。张大人你放宽心吧,等红毛城堡被攻破之日,你再回首今日这番困难,定会觉得轻若浮云了。”

“金贤弟果然是大将气度。但愿事如你所言。”

“张兄言过。鄙人不敢夸大,但最近心境确实很好。”金士麒凝望着西边的舷窗,露出了甜蜜的微笑,“打完这一仗,我就要回去结婚了。”

(快捷键←)上一章:第315章 夜色撩人 返回《明末火器称王》目录

推荐阅读铁血德意志新特工学生抗战之血染山河抗日之特战精英曹夫子近身兵王抗战之第十班高危职业铁板木匠大唐将军烈兵锋王座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