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天价弃妻,总裁请止步300 番外:爱情,总是这般不期而遇【全文大结局!】

文/沐七夏
天价弃妻,总裁请止步 | 本章字数:5669 天价弃妻,总裁请止步txt下载 | 天价弃妻,总裁请止步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总裁的临时爱人、萌妻恋上瘾:韩少,娶我!、我的竹马是男配、影后在八零、帝少心尖宠:宝贝,哪里逃、溺爱100分:帝少,宠不停、隐婚蜜爱:偏执老公宠上瘾、禁爱暴君:皇后有令,皇上侍寝、帝国第一宠:君少撩妻100式、豪门盛婚之影后重生、总裁大人,你好棒!、

300番外:爱情,总是这般不期而遇【全文大结局!】

世界那么大,却无处可去。

悲哀,不过如此。

安茜走得累了,随处找了个地方坐,这样的场景,并不陌生,在法国也发生过,只是,那个时候,她遇到了热情美好的一户人家,思及此,她这才想起同那个法国女人的约定。

显然,她爽约了。

心中,难免浮起几许愧疚。

她想去法国,去完成那个未完成的约定,去上那个霍向风为她准备的学校,而后,再无任何打扰,她安安静静的做她的学生,而他,则依旧是那个万人瞩目的富贵公子哥,霍氏大总裁。

独木桥,阳光大道。

就这么分着走吧。

安茜拾起心情,起身,拖着行李箱慢慢的走着,夜色良好,冷意冻人,不知不觉,便走到了『艾顿学院』,曾经的高中母校,尽管和它分离时并不是太开心。

当时很多不被原谅的事,过了某个阶段,突然觉得什么都能原谅了。

就好比,那些人,那些事。

此刻,凌晨时分,站在校园门口的,不仅只有她,还有当年一起玩耍后来闹僵的小伙伴们。

清一色的贵公子哥和富家小姐们。

安茜眼角轻挑,看向正倚着红色超跑的一对男女,她轻笑,不言,男人看见她,松开怀里的女人,大踏步走了过来,“我以为你去了法国就永远不回来了,怎么,半夜三更的回来看看我们这些老朋友?”

宋臣民叼着支烟,吊儿郎当的,从烟盒里抽了支烟出来递给安茜,安茜接过,递到唇边,咬了口,在他送上打火机打火前,她扬眉,将烟吐了出来,“又换女朋友了?”

“什么叫又换?我从来就没女朋友,那位置不是一直在等着你么?”

宋臣民低笑,这番话,似是而非,安茜不置可否的耸肩,眸光,若有似无的看向已经坐进了跑车副驾驶室里的女人,“小赛她们呢?没跟你在一起?”

“在学校里,估计等会儿会爬墙出来,要不要进去看看?”

“你们还真是死性不改。”

安茜嘴上这么说着,心中早已蠢蠢欲动,唇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弧,她将行李箱交给宋臣民,“借你车放一下,明早我再过来拿。”

“这么信我?不怕我把你箱子扔了?”

“扔就扔了,反正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我现在那么穷。”

安茜自黑着,宋臣民愣了愣,在她经过他身边时,他拉住了她,“等等。”

“干嘛?”

“你一个人来的?”

“不然呢?”

“那个男人呢?”

“……”

安茜离开的原因,宋臣民心里清楚,此刻他提到了他,也是想从侧面了解她的情感状况,而安茜,听了他的话,只是满不在乎的耸肩,“他有他的生活,我来不来这里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话语,隐晦。

但多少撇清了关系。

安茜笑容明媚,拽着宋臣民的胳膊往校门口跑去,宋臣民拉着行李箱,一个用力,将她拽了回来,“我先去放行李箱,你在校门口等我。”

“你快点。”

“姑奶奶,我这是在帮你,别催我。”

“……”

宋臣民将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而后拉开副驾驶室的门,扔了几张百元大钞给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我有事,你打车回家吧,现在,下车。”

认钱的女人,最好打发,也够识相。

安茜倚在校门口,看着女人拿了钱走人,她唇角微扬,明媚的笑颜中隐着深浓的苦涩,等宋臣民走近,她抬头问他,“只要是个女人,是不是都可以用钱打发走?在你们男人心里,是不是都是这么个思想?”

霍向风是这样,她的好朋友……宋臣民也是这样。

安茜轻嗤,宋臣民将烟头摁灭,眸色显得愈发漆黑起来,“不全是,要看对方是谁。”

“怎么说?”

“就是玩玩和认真的区别。”

“……”

玩玩。

认真。

嗯,霍向风连玩都不想跟她玩,更别说认真了。

安茜语噎,甩了甩头,不去想霍向风,她捋了捋袖子,正准备翻墙时,便见两个人影从墙的另一面翻了下来,跳下时,堪堪落在她和宋臣民的中间,两人见着她,都是一愣,而后异口同声的惊奇出声,“我kao!你们怎么又混一块儿去了!”

末了,小赛还不忘推了一把安茜,“你从法国滚回来了?”

“明天再滚回去。”

“……”

安茜丝毫不加隐瞒,小赛愣了愣,看着她清瘦的脸庞,半晌才道,“大半年没见了,一来就给我整这张苦瓜脸,宋少,走,带我们家小安妞买蛋糕去,在天亮之前我们再嗨皮一次。”

“你明天就走?”

宋臣民皱眉,心中的喜悦感一扫而空,他紧了紧裤袋里的小礼盒,在安茜点头时,手,蓦地一松,再无将那礼盒掏出来的力气。

小赛推搡着两人,小丁跟在她们身后,眸光,至始至终都没离开过宋臣民的背影,安茜和小赛坐进了车后座,而她,自然的坐进了副驾驶室,“你带来的那个女的呢?”

“让她回去了。”

“因为安茜的回来?”

“……”

宋臣民没回答,但很明显,是默认了。

小丁牵唇,看着后视镜里安茜那张漂亮的脸孔,默了几秒,而后,扭头看向他们,“安茜,你爸公司倒了之后一直没什么起色,现在你跟了那什么霍向风,怎么不让他帮个忙?”

话里话外,什么意思,安茜听得清楚。

小丁还是那个喜欢着宋臣民的小丁。

所以才那么针对她。

气氛,陷入僵局。

安茜深吸了一口气,在小赛出言缓和气氛时,她抬手,阻止了她,“我爸的那点事,我想你调查的比我还清楚吧,小丁,小赛,还有宋少,难得今儿这么巧在这里碰到你们,我也就把话说开了,我是跟了霍向风,结果人家不要我,把我甩了,这个答案你们满意了吗?”

“……”

瞬间,静寂。

小丁沉默着,小赛心疼她,而宋臣民,整个晚上的情绪就跟过山车似的跌沓沉浮着。

他眸光一亮,刚想说话,又被安茜打断,“小丁,我知道你喜欢宋少,很早很早以前就开始喜欢,他一天到晚的换女朋友,你只在旁边看着,什么都不做,他又怎么知道你喜欢他?浪费了彼此那么多年的时间,你不说那我就帮你说,省的你以后总是那么阴阳怪气的对我。”

“你也知道我对你阴阳怪气?这么说你是知道宋少喜欢你了?既然他喜欢你,你还要我跟他表明心意,你觉得我们有可能在一起吗?我说了还不是自取其辱?!”

“他喜欢谁是他的事,我把你当朋友,你老是针对我,有意思?”

“你们说够了吗?”

宋臣民出声打断了这个对白,他将车停在了路边,缓了半晌的情绪才开口,“安茜,我喜欢你是我的事,我跟谁在一起也是我的事,既然你不喜欢我,又何必操心我的事?”

“你说的对,我是不喜欢你,所以你别用那副深情的嘴脸对我,我不稀罕。”

“你当然不稀罕,如果你稀罕的话也不会跟了那个老男人!是,他钱多,你安茜当然喜欢上他的床,上一次,一百万,价格够高的呀,你做的那点破事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你还在这里跟我清高什么?”

得不到的,便诋-毁。

尽管,是自己心尖上的人儿。

安茜听着他这话,并不生气,只心平气和的轻笑出了声,“你说的对,我跟他上一次床,换来一百万的酬劳,这是我应得的,我那么脏,你们看不起我也是自然的,跟我比起来,小丁干净多了,所以……宋臣民,收收你的心吧,一直陪着你的人,未必不会转身,好好珍惜吧。”

话落,她下了车,走得潇洒而决绝。

只不过,中途又折了回来。

车上还有她的行李,她必须要拿回来。

安茜开了后备箱,去搬里面的行李箱,车里的气氛,静的诡异,宋臣民点了支烟,抽了一口又狠狠的熄灭,终究忍不住下车去追安茜,“安茜!”

身形,微顿。

安茜站住,并未转身。

孤寂的身影,投射在昏黄的路灯下,显得尤为娇小,落寞。

宋臣民快步走了上去,绕到她身前,将手中的礼盒交到她手里,“对不起,我并不是那个意思,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很早就买好了,今晚刚好碰到了你,就……送你了。”

“你说的没错,我……已经没资格做你们的朋友了,这个礼物我不能收,你拿回去吧。”

“送你了你就拿着。”

“……”

安茜凝眉,宋臣民根本不打算收回礼物,适时,小丁也追了出来,看了眼宋臣民,而后,再看向神情复杂的安茜,“安茜,你说的没错,一直以为我都没勇气表白,如果你今天不说,我想这辈子我都不会说出来,其实,我挺喜欢你的,不过……我更嫉妒你,嫉妒久了就变成了讨厌,我讨厌所有人的目光都围着你转,即使你嚣张跋扈的不可一世,他们还是一样喜欢你,就算你落魄了,你依旧不会低头,你越这样,我就越讨厌。”

不止是宋臣民的原因,更多的,是女人本身就有的嫉妒心。

安茜微怔,她一直觉得,这段时间她的人生足以用悲惨两字来形容,想不到,竟然还有人羡慕她这样的人……

若是她真的经历过她的人生,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安茜苦笑,小赛跑出来搭着安茜的肩膀为这段剪不清理还乱的关系尽力的打着圆场,“好了好了,大家都朋友一场,才多大的人啊,动不动就喜欢这个喜欢那个,以后谁跟谁在一起就看缘分了,今天是我们小安妞的生日,要庆祝的就跟我走,不想掺合的就各找各妈回家吧。”

小赛是纯粹的乐观派,她拖着安茜重新上了车,作为“司机”的宋臣民自然也会捧场,至于小丁,磨蹭了很久才释然的上了车,说开了其实也好,只是以后见面……会挺尴尬的吧?

不能再好好玩耍了。

……

十九岁的生日,安茜结束了那场不可能的单恋,重拾了那段青春岁月结交的友情。

……

嗨了一晚,嗨翻了全场。

安茜顶着鸡窝头,看了眼毫无动静没有任何消息的手机,踩着拖鞋就出了『在水一方』,她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在繁华闹市的街头,手中,拎着刚买的四份鸡蛋灌饼。

红灯,亮起。

她站在人行横道的一头,慵懒的打了个哈欠,静静的等着绿灯亮起,然而,无意间的瞥眸,撞上马路尽头那对相视而立的男女时,她的脚,再也迈不出一步——

乔辛雅开车带着乔怀瑾和慕澜北来买个小东西,在街上走的时候,或许是冥冥中注定,就这么不期然的遇上了……唯恐避之不及的霍向风。

乔怀瑾见着他,高兴的立马奔了过去,抱着他的腿大声的喊着“小爸爸”,听得乔辛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

她答应了安茜,不知道这么偶遇的一出,会不会唤醒他深处的记忆。

霍向风眉目清冷,在这冷意袭人的清晨,他看了眼抱着他的乔怀瑾,而后,抬眸,静静的看着眼前眉目如画的温婉女人,瞬时,记忆,纷沓而来,编织着各色的五彩。

一眼,便是万年。

心里的缺失,慢慢被填补。

心痛,不是之于某个人,只是没了那部分的记忆,生命便不再完整。

回来,面对,却是释然。

“乔儿。”

他低言,轻笑。

弯腰,抱起了乔怀瑾,“冷不冷?天天。”

“你……记起来了?”

乔辛雅讶异,牵着慕澜北上前一步,眉宇间忽的渲染出一抹了然,“安茜跟我说你失忆了,我以为你是真的失忆了,我看八成又是你的恶作剧,你不知道安茜那丫头有多担心你。”

“她说的没错,有些事我是记不得了,不过……刚才看到你的时候,就什么都想起来了。”

“那你——”

“我什么?”

“以后是什么打算?”

“回法国吧,一来接手我爸的公司,二来……管着那丫头,学校已经替她安排好了,如果她不去上学的话就白费了我那些心思,不划算。”

“那丫头……你说的是安茜?”

乔辛雅会意,了然又故作老成的点头,“我想她听了这话会很开心的,一开始她很害怕你想起,现在她要是知道你这想法肯定是巴不得你想起了,对了,天天是不是经常打电话找你聊天啊?”

“嗯,毕竟养了他四年,没这点孝心怎么行?”

霍向风抱着乔怀瑾亲了口,乔怀瑾嬉笑着躲开,那般温馨的画面,落入安茜此时神采全无的眼眸里,“果然……他喜欢的还是她啊……不管是有记忆的时候,还是没记忆的时候……感觉是骗不了人的……”

……

飞机,划破苍穹,留下一道优美的弧度。

……

安茜回法国了,傍晚时分,她来到了那个和法国女人约定的地点,他们一家人正散着步,见着她,法国女人可开心了,急忙跑了过来,“我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你了。”

“对不起,我临时有事回了趟中国,谢谢你还记得我。”

安茜由衷的道谢,女人拉着她的手在长椅上坐下,“你的画我给我朋友看了,她很喜欢,现在她的公司有在招实习生,你可以过去看看。”

“她的公司叫什么?我过去看看。”

“霍氏集团,老板是霍书擎,中国人,我朋友是设计部总监,你过去她会帮你安排好的。”

霍氏集团……

怎么绕来绕去又到霍向风那里了……

安茜低眸,婉言拒绝,看着法国女人和她的家人融进那漆黑的夜色中,抿唇轻轻的叹了口气,她靠在长椅上,仰头看着天空中的星星点点,直到,眼前被一片阴影覆盖——

有人在她身旁坐了下来。

“明天跟我去学校,别再跟我来离家出走这个戏码!”

声音,属于霍向风的磁线。

安茜惊诧,扭头,见着真的是霍向风时,不由得张大了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说是我女朋友的是你,说不是我女朋友的也是你,反正是不是都是由你一个人决定的?我纯粹是当摆设给你闹着玩的?”

霍向风冷脸,安茜听不大明白他的意思,既然她选择了诚实,那么,也就没有再隐瞒的必要了,“其实我从来都不是你的女朋友,说是你女朋友是我骗你的,说不是你女朋友是真话,你不喜欢我,所以我也不想打扰你,放心吧,我会乖乖上学的,等赚了钱也会还给你的。”

“还我?你欠了我多少钱?”

“挺多的,有多少我就还多少。”

“这么算的话,我觉得你赚一辈子恐怕都还不完。”

“……”

怎么突然这么难缠了?

安茜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之前他是连话都懒得跟她多说一句,这会儿是怎么了?难不成是为了钱要找她算账了?怕她溜掉赖账?

“其实……做设计这行业利润挺好啊,我想……如果我好好学的话,等将来有成就了一定能赚大钱的,所以……我觉得……我这辈子还是有希望把你的钱还掉的……”

安茜说这话时没什么底气,霍向风挑眉,一点一点的靠近她,见她退缩,他直接俯身而来扣住了她纤细的腰,单手,攫住她的下颌,迫使她抬眸看他,“何必那么辛苦挣钱,你的出场费那么高,一次一百万,所以……你可以再用这个方法勾-引我一次。”

一次……一百万?

他怎么会……

“你记起来了?”

安茜惊呼,顿觉无地自容,霍向风轻浅勾唇,嗓音沙沙哑哑的,“你说呢?”

“对、对不起……我……”

安茜吓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霍向风拥着她的腰,在她微张的唇上啄了口,“行了,人难免会犯错,我原谅你了,不过,一次一百万确实比较贵,所以……我挺想长期又免费的使用你,且在合法的条件下,所以,只有那么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

“现在还不行,等你再长大一点。”

“……你不怪我吗?”

毕竟,她那样骗了他。

安茜茫然,霍向风抓着她的话,就势说了下去,“当然,如果你心里过意不去,可以自觉的选择肉-偿,我也会勉强接受的,唔,这样吧,从今儿起,我给你一个特殊权限,在我想合法的长期又免费的使用你之前,你可以尽情的对我做你想做的事,我绝对不会反抗,还会很积极的配合,怎么样?”

所以,他是恢复记忆了,而且……还选择了她?

真是……意想不到的结果!

双目,相视。

蓦地,笑开了。

……

爱情,总是这般不期而遇。

……

☆☆---全文大结局---☆☆

沐七夏:谢谢追文到最后的小伙伴们,《天价弃妻,总裁请止步》到这里全部完结了,感谢。

(快捷键←)上一章:299 番外:反正那么黑,没人会看见 返回《天价弃妻,总裁请止步》目录

推荐阅读重生彪悍军嫂来袭惹火999次:乔爷,坏!世玺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隐婚蜜爱:偏执老公宠上瘾溺爱100分:帝少,宠不停帝少心尖宠:宝贝,哪里逃禁爱暴君:皇后有令,皇上侍寝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极品透视妻威医路繁花